正文 第五章 小兴安岭深处的岗岗营子(1)

(顶点小说手打小说)我正要和干爹说起这个能说出摸金术语\"倒斗\"的东北姑娘时,却发现干爹看这姑娘的脸色都变了.正好奇间,干爹却激动地从床上站起来,问姑娘\"姑娘你叫什么?那里人?\"姑娘楞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说到\"俺是东北的,岗岗营子那嘎达的.\"干爹又问\"你叫什么?你认识一个叫英子的不?\"干爹这一举动让屋子里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姑娘被干爹一连串的提问问的有点蒙,小声地说\"俺叫四喜.你说的英子是俺娘!\"

干爹好象就是在等姑娘这句话,好验证他的某种猜测,在姑娘口里得到答案后,一拍大腿,哈哈大笑地说\"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听的我和大金芽是云里雾里的,姑娘更是找不到北了.

看着我们差异的眼神,干爹这才说\"姑娘你知道我是谁不?我是当年在你们那插队的王凯旋啊!要论起辈分来,你还得叫我声舅.\"姑娘听干爹这么一说,也极为高兴地说\"哎呀妈呀,俺可算是找到您了!本来俺就是凭着大概的地址来北京,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

干爹和这姑娘正高兴劲,我心里已经猜个大概了.这姑娘可能是干爹一故人的孩子,恐怕这姑娘的妈和我父亲也是大有渊源!果然,干爹招呼我\"同祖,楞着干什么.来这是你英子姑家的孩子!啧啧,长的还和她妈真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扒出来的.\"我和这姑娘也都说过话,也就没什么客套的了.老理讲,一回生二回熟儿,更何况这上一辈还熟悉着呢,也就再问了好.

说话间,姑娘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响了两声,我一看时间,也将近中午了,该找个地方把这肚子的问题解决,俗话说的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我提议\"干爹,你看既然都不是外人,这都到了饭口,咱也别在这干站着了.奔东四,咱吃涮羊肉去?\"我这提议可以说是正中干爹下怀,那东四的涮洋肉干爹是百吃不厌.征求了一下四喜的意思,四喜说\"俺没说的,吃啥都中!\"于是我们一行四人,干爹,大金牙,我,四喜一齐奔了东四.

由于来的比较早,火锅店里还稀稀落落的没几个吃客,几个服务员围在柜台旁,小声地聊着天.我们单拣了一个最里边,相对封闭较好地单间落座,我点了三斤羊肉,一大盘蔬菜拼盘,又要了不少涮火锅的料,一瓶牛栏山二锅头,又给四喜要了一厅饮料.这给四喜接风洗尘的饭菜就算点完了.大金牙掏出烟来给我和干爹点上,由于要等一会,干爹和四喜闲聊起来.

干爹美美地吸了一口,问四喜\"你娘和你老爷还好吧?\"四喜本来高兴地等着香喷喷的涮羊肉端上来,听干爹这么一问,眼眶里又要流下眼泪来.干爹赶紧又问\"四喜,怎么了?有啥事和胖舅说,哭啥呀?\"四喜这才止住眼泪,说\"胖舅,俺娘被鬼招了魂,一直病着,去年病的越来越重!老爷为了给俺娘看病,去山里打猎,碰上了白毛风这一走就没回来,结果今年开春,二柱子叔进山才发现老爷的尸身,都被狼吃掉了大半\"说到伤心处,四喜再没能控制住眼泪,呜呜地哭出声来.\"我和老胡年年都往村里寄钱怎么会没钱看病呢?再说你娘怎么还被鬼招了魂?\"干爹诧异地问四喜.

四喜一时还沉浸在悲痛中,没回答干爹的话,只顾着难过.我看看干爹,说到\"四喜之前说,他娘被鬼招了魂是因为跟你和我爸去牛心山倒斗招惹上了两个小鬼!\"\"不可能!我们都把那两个小鬼崽子好好安葬,入土为安了!怎么可能还会发生这种事情?\"干爹脑袋晃荡的像是拨浪鼓一样,表示他一点都不相信这是真的.接着又说到\"就算是那两个小鬼崽子在倒怪,那为什么不来找我和老胡呢?\"

一直沉默的大金牙这时候张嘴说到\"胖爷,会不会是您和胡爷阳气太重,又有祖师爷的摸金符护身,那小鬼不敢招惹您二位?\"四喜也止住眼泪,看着干爹点点头\"老爷也是这么说的\"干爹不由肝火大怒,咬牙切齿地发狠到\"妈的,要真是那两个阴魂不散的地主阶级残留的牛鬼蛇神重反人间,本司令一定抓住它,把它一屁股坐的连鬼都做不成!\"

气氛一时间变的沉闷起来,干爹自顾自的坐那发狠生闷气,四喜因为家事伤心难过,惟独我和大金牙抽着烟,插不上嘴,忽然大金牙小声地问我\"大侄子,你家有本祖传的风水宝书名叫你可知道?一时间我没明白大金牙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只是点点头说\"咱们从美国回来时候,我爸就把一本影印的给了我.\"大金牙显然来了兴致,清了清嗓子,说到\"胖爷,四喜她娘的病有办法治了!\"干爹正因为四喜娘的事郁闷不已,听大金牙这么一说也提了提精神,问到\"金爷,您看您有什么高招?\"大金牙说\"胖爷您可记得胡爷家里有本祖传风水秘书?当年您和胡爷可就是凭着这本书,硬是干了那么大的一番事业!\"

干爹撇撇嘴,说\"金爷,我说这时候您提这些干什么呀?这和救人有什么关系么?\"大金牙笑笑,慢条斯理地说\"胖爷,我是这么想的,既然这能寻龙定金,是不是应该能记录点这方面的事呢?\"大金牙话音刚落,我忽然想起这当中确实有记录鬼招魂的章节,原话是这么说的:

\"人身三盏灯,两肩一头正当中.夜行忽闻叫汝名,应者魂魄入黄泉!\"

大概的意思就是,人的身上有三盏明灯,如果夜里走路,有人呼喊你的名字,千万不能答应.如果答应了就被鬼吹灭了身上的明灯,魂魄也遍被鬼招了去,通常被鬼招了魂魄的人,活不过三年五载就会命丧黄泉.

想到这些,我迫不急待地问四喜\"你娘被鬼招了魂的经过你知道不知道?\"四喜想了一阵,说\"这个只听俺老爷说过,那年俺娘和两个舅去牛心山倒斗,遇见了两个小鬼,那两个小鬼在俺娘身上推了一下,俺娘身上就一直有个小黑手印,后来两个舅走了,俺娘就病了,老爷找了兴安盟最有名的仙姑给俺娘一看,那仙姑说是被鬼上了身,俺娘就琢磨着八成是着了那两个小鬼的道,后来那仙姑给俺娘出了个招,晚上十二点前后,在十字路口烧些纸钱,就能把它送走,俺娘当天夜里就去烧了,正烧着呢就听有人叫俺娘的名字,俺娘就应了一声,可是没看见人.回来之后就病得更重了.\"

听四喜说完,我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推断,虽然我本质上是个唯物主义者,可还是佩服我家祖传的这本所言不虚.当即和干爹,大金牙以及四喜说了书中所记.干爹又是咬牙切齿地说这次去岗岗营子非要再找到当年安葬那两个小鬼尸身的地方,挖出来烧成灰烬.

四喜赶忙问我,\"小哥,你那本书上有没有写怎么医俺娘病的办法啊?\"我点点头,说到\"有是有,但是这办法基本上有和没有差不多少!\"

本书首发!如果喜欢,请来支持流氓!
正文 第五章 小兴安岭深处的岗岗营子(1)
鬼吹灯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