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阴阳星 第一章 两小无猜隔阴阳

第一章两小无猜隔阴阳

春秋一场多少泪,萧瑟红颜为谁亡,轮回之间君已忘,不思旧颜泪断肠。

——人界序言水白文字

红封大6是一块奇特的大6,大6上的一半土地都是红色的肥沃土壤,而另一半却是灰黑色的土壤,坚硬到无法耕种。

大6上共有三个国家,最为贫瘠的是天龙王朝,只因他们的土地里有一半以上,都是坚硬到无法耕种的灰黑色土地,剩下的一小半红土地竟又是靠近海岸,常年都受到飓风海潮的侵袭,因此,乃是势力最弱小的国家。不过幸好国体内政管理的井井有条,以至于,还能够在另外两国的不断打击中持续生存展。

另外两个国家分别是红日王朝与沐禾王朝,实力基本相当。

红日王朝的国土内,四分之三都是肥沃红土,而另四分之一,则是茂密的森林,成为了王朝的一道天然的屏障,战略位置非常优异!而沐禾王朝虽然在土地上比红日王朝要稍许缺失一点,但王朝内民风淳朴,团结一心,使其在军事上也基本能与红日王朝相对抗!

此时,位于天龙王朝最偏远处,一个背靠山,前临海的小村内,一名傻里傻气的中年男人正在伤心的哭诉,只是听他那沙哑的大嗓门所出的音量,感觉像吵架多过似说话。

“小红哇!你可要把我吓死了!你咋生个孩子生了两天!我……我急得除了抓头,就不知怎么办才好了!多亏,多亏隔壁阿牛家攒了十个铜刀,给他们家的柳妹子请了个产婆接生,我才能求产婆过来看了看你!要不……要不你可就再也醒不来了哇!!”

“呜呜呜……小红阿……怪我,怪我太没用,你生孩子我却连一个铜刀都攒不出来,只能用打来的鱼给你换了两个鸡蛋,还是想给你生完孩子后尝尝鲜的!你都跟了我五年了,还连、还连一个鸡蛋都没吃过……我……我实在是对不起你啊!”

这个衣衫破烂,光着脚丫的中年男子痛苦的蹲在了地上,将头深深地埋进双臂里痛哭起来。

“孩子他爹……你别这样说了……当初跟你的时候,我……我不就说过,就图你人老实嘛!别哭了……快!快告诉我孩子怎么样了,是个女娃还是男娃!”躺在木板床上的女子面色苍白,却毫不介意的一笑,语气虚弱的问起孩子。

“是个女娃,我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小鱼,长的白里透红的,你看我起这名成不?我就只会打鱼,女娃总不能叫小虾吧!”中年男子抹干了泪,看着木板床上的女人笑着说道。

“行,你是她爹,你起什么就叫什么!其实名字普通也好养活,这年头女娃是不好养活的,唉……男娃还能送去当兵混口饭吃,这女娃……”

叫小红的女人含着泪小声说道,为人父母便是如此,才刚刚生下孩子,就在为孩子以后的命运操心了……

“对了,隔壁阿牛家的柳姐姐生了吗?”小红又追问道。

“生了生了,比咱家孩子早生了几个时辰,也是把阿牛给吓坏了!不过生的是个男娃,好象起名叫啥小虎的,比我们家小鱼整整大了一个圈呢!”中年男人傻忽忽点点头,说道。

“哇!哇哇哇……”

婴孩的哭声打断了夫妻二人的谈话,听到孩子的哭声,小红心中一阵心悸,她艰难的移动了一下身体说道:“还不快把孩子给我,孩子一定是饿了!我可怜的孩子……娘都不知道有没有奶水哺育你……呜……”

“这么快就饿了?我刚给她喝了米汤的呀?孩子她娘,孩子她娘,你,你别哭,别哭啊!我、我我再去弄碗米汤来,对了!还有鸡蛋,我给你弄了吃,要不给屋后的老鼠偷吃了,我可得去跟老鼠拼命!”男人一看小红哭了,顿时慌手慌脚的跑了出去,给她弄吃的去了!

这个男人叫刘三,是一个祖祖辈辈都依靠打鱼为生的老实人,几年前他的老父临终前,掏出了一辈子的积蓄给他娶了房媳妇,就是这个小红。

这个小红也是自小吃苦长大的,嫁进他们家后,操持家务,勤劳肯干。就这样,一家人的日子虽然过的很清苦,但也不至于总是饿肚子。

住在他们家隔壁的武阿牛,是一个武师。说是武师,其实也就是给那些有钱的老爷们当当打手沙包,每次赚几个钱回来保准都是遍体鳞伤,人还不到三十岁,就撂下了不少病根,可为了能有口饭吃,还是硬撑着到处找活干。

两家人既是邻居,媳妇又一起怀孩子生孩子,感情自然是更加的好了。两个苦孩子都很乖巧,更能吃苦,二岁大点就开始帮着家里做一些简单的小事,知道怎么节省。

那个男孩武小虎,更是人小鬼大,总是一天到晚跟着刘三家的刘小鱼,说是要保护她。就因为自己比她大几个时辰,是哥哥,所以哥哥就得爱护妹妹。那鬼灵精怪的刘小鱼也自然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摸样,指挥着武小虎一起干这干那。

两家人日子过的虽然都不轻松,却在孩子们的欢笑中,觉得日子还是有盼头的……

每当夕阳西下,满天的红霞就会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将这个贫苦的小村映衬的温馨美丽。

一天午后,两个小小的人影手拉手的站在村头,东拉西看的。

“小鱼,你肩膀上的这个是什么?很好看呢!”二岁多的武小虎用手指戳了戳刘小鱼的肩头说道。

“不知道,娘说这是胎记。小虎哥哥,你快看!那边是什么!好美!”刘小鱼摇了摇头,忽然眼睛一亮,指着天边的一朵粉云叫道。

“那里那里?”武小虎赶忙抬头到处寻找,把刚才的问题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笨小虎哥哥!在那!那……那里,粉色的云,里面有奇怪的东东!”刘小鱼着急的跺着小脚,不停的指给武小虎看。

“看不到……小鱼,我们去拣点树枝玩吧,拿回去烧火火,你脸都冻红红了。”够着脑袋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的武小虎,用手摸了下刘小鱼的小脸说道。

二岁半的刘小鱼长的很可爱,一张红扑扑的小脸蛋,总穿着一件打着层层叠叠补丁的破衣衫,光着的小脚丫上,沾有些泥土。乌黑的头有点脏,却被红绳子扎成了一对小六角,很整齐。

武小虎穿的比刘小鱼要好一点,比她多一件衣服,脚上穿着一双破旧的,露出大脚指的旧草鞋。

刘小鱼还在仰望着天,武小虎却不经意的低头看着了她的脚,他呆呆的看了一会刘小鱼满是冻疮伤痕的小脚丫,又看了看自己脚上的破旧草鞋,小手忽然在衣服上抓了抓,弯下了身子开始脱自己的草鞋。

“小鱼!我把鞋子给你穿吧。妈妈说过,我是男子汉,男子汉是不用穿鞋的!”说着说着,武小虎就把脱下的破草鞋,给穿在了小鱼的脚上。看着小鱼穿着草鞋的小脚,武小虎的小脸豁地笑了起来。

“谢谢小虎哥哥,真暖和,原来穿鞋是这么好的!那,我们去拣树枝玩吧!”刘小鱼看了看自己的脚丫,感觉温暖了许多,她开心的拉起武小虎的小手,两个小人就这样天真的笑着,慢慢的消失在了村头。

***

“小红妹子,你家的小鱼太精怪了,这才二岁半就知道这么多事。村口的老胡是村里唯一认字的先生,都说你家小鱼聪明过人,不仅过目不忘,识字又快,还鬼机灵的把他家的书,也给骗回家里去读!你瞧瞧我家的小虎,到现在连二十个字都认不全!真是羡慕你呀!妹子!”武阿牛的妻子柳叶,一边干活一边感慨的对小红说道。

“别笑我了柳姐姐,这还不是多亏了你!你也看见了,我们家这么穷,那能让孩子认识几个字,如果不是姐姐你读过点书,能和那胡先生套套交情,怎么也轮不到我家的小鱼呀!再说了,女孩子能有啥本事,能生活下去有口饭吃就不错了……”小红一边织着手里的渔网一边笑答着。

“唉!别提了。过去我虽也读过书,但自从父母双亡后,家道中落,差点就死在了路边。幸亏是阿牛好心的救我回来,才能活到今日。现在,我只希望能多多教导小虎,让他以后少吃点苦罢了!小红你也别太操心了,看看小鱼这孩子多乖巧惹人怜爱。我看,我以后我多做些灯笼去卖,攒些钱,等她大了就把她嫁给我们家小虎好了,一定不会让她饿着。”

柳叶感叹之余,竟干脆的为武小虎提亲了,如此的乱世王朝,生存是唯一的目的,有口饭吃,就是福分了。

“真是多谢柳姐姐的好意!唉……虽然清苦,但这样的日子要是能过到头,也行呀……”小红充满感激的看了柳叶一眼,如今的女子,多为负累,想要生存下去,真的很难。

“希望如此吧……”柳叶听着小红的话,若有所思的望着村口,不再言语。

时光流转,六年后的武阿牛家。

“爹,不公平,为什么我打不过小鱼,你是不是偷偷教了小鱼什么功夫,为什么我打不过她,我堂堂的男子汉!打不过小鱼很丢脸很丢脸!”武小虎一脸的污渍泥巴,气鼓鼓地看着武阿牛。

“小虎,爹会的功夫就那麽多,都被你和小鱼丫头学去了,爹知道,你很勤奋,很努力!我那有什么功夫会偷偷教给小鱼呢,那丫头学什么都快,没办法呀!”阿牛苦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孩子十分疼爱小鱼,自从知道他娘想让他娶小鱼之后,更加的喜欢小鱼。

可是小鱼学什么都比他快,他怎么努力都比不过小鱼,每天早上天没亮就开始练习,却怎么都打不过小鱼。两本书被他读烂了还背不完全,可是人家小鱼看了二遍就会背了,都是同个时间出生的孩子,差距却那么大,儿子每天辛苦努力的样子,自己看了都心疼。

“唉,小虎,你还小,女娃长大力气就不如男娃了,一定能赢的.”阿牛摸了摸小虎的头安慰的说道。

“真的吗!那我再去练力气!”武小虎兴奋了起来,转身就跑了出去。

***

“小虎哥,快来快来,我现个地方好多贝壳,我们潜下水去寻,要是寻到颗珍珠,做一串贝壳珍珠项链该多美啊!快来嘛!”小鱼看起来十分开心,努力的朝这武小虎招手!

“来了!等我啊!小鱼,别跑快了!摔跤的!……别跑啊!”武小虎一边高喊,一边快的追逐着刘小鱼,两个身影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跑到了海边。

“小鱼你可要小心啊!”武小虎看着澎湃的海浪,嘱咐着。

“知道了,快快。”小鱼看起来很焦急,脱下草鞋就跳进了水里,武小虎也没耽误,跟着一头扎进了水里。

日落晚霞,残阳如血,今夜的天空红的有些诡异。

捞完贝壳的两个孩子回到了村头,村口,飘散出呛人的黑烟。

挣扎,撕喊,马蹄声不绝于耳。

刘小鱼手中的贝壳散落一地,与武小虎两个人呆呆的站立在村口,整个村子沉浸在杀戮之中.不远处还躺着那胡先生的尸体,他的手中抓着一本书。

刘小鱼忽然抓起手边的一根木棍就冲进了村里,武小虎立马跟了上去,二人眼前血红一片,什么都分不清楚。

“小鱼——”一声惨叫从小红的口中传出,小红眼见孩子一边哭泣一边拿着木棍冲向自己,她不顾一切的扑上前去,将小鱼护在了身后,“小鱼,快走,快跟柳姨走,从后山那里走,快走!”

“不,娘,我不走,要走一起走,爹呢?爹在那里,我们一起走啊!!!”小鱼哭喊着说道。

“小虎,快把小鱼拉走,跟着你娘从那边走,快点,再晚你们的爹就护不住了,姨把小鱼托付给你了,你一定要保护好小鱼啊!”小红不由分说的把小鱼的手硬是塞到了武小虎的手上。

武小虎看着小鱼又看着村里的火光,突然,他现一个马贼骑着马朝这边跑来,他不再犹豫,毅然转头拉起小鱼就拼命地跑了起来,边跑边喊道:“红姨,你放心,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小鱼有事的!”

“不!我不走!……我不走!!娘啊———爹!!————我要保护我娘,放开我放开我!小虎哥你放开我!!!”小鱼一边哭喊一边用手去拍打武小虎的背,想要挣脱。武小虎也不知是那里来的力气,硬是死死的拖拽着小鱼,咬着牙拖着刘小鱼走,他满眼通红,嘴里不断的小声重复道:“我是男子汉,小鱼是我以后的妻子,我不要她死,我不要她死!绝不!”

“小虎哥,放开我,放开我!”小鱼疯狂的喊叫着,眼前的情景已经让一个八岁的孩子无法承受了。

“爹!不要啊!啊!娘!娘啊!!放开我——!”那个追赶上来的马贼用刀刺穿了刘三的胸膛,小红扑上去想护自己的丈夫,却被马蹄踏碎了背脊.这时,武阿牛冲了出来,他轮起大刀就砍翻了马腿,与哪个马贼厮杀了起来,只想为几个孩子争取点时间。

可是一个小小的武师又能坚持多久?

“放开我,我要和我爹娘死在一起,小虎哥求求你了”小鱼还在挣扎。

啪,清脆的响声过后,刘小鱼捂住脸,傻傻的看着武小虎。

“跟我走,我们要为爹娘报仇,跟我走,小鱼!跟我走!!——爹!不!!”随着武小虎的惨呼,武阿牛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边走,快!”柳叶双手推耸着两个孩子朝山上奔去。

“想跑?哼哼”独眼抓起马鞍上的弓就朝武小虎他们射去。

“啊!!”

“娘你怎么?”

“没事,娘没事,快跑,我们快跑,后山有条小路,是你爹上山时候现的,快。”

柳叶强忍着背上的巨痛,拉着两个孩子快步跑着,小鱼被武小虎打了一巴掌之后,就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也不再冲向父母那里,只是默默的跟着武小虎和柳叶跑着……一直跑着……

天越来越黑,几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离开了后山,逃离了出来。这时,柳叶再也坚持不住了,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娘,你怎么了,啊!你背后怎么全是血,这箭这箭!”武小虎看着一手的鲜血,还有柳叶那被血染红的布衣,惊慌的哭了出来。

“没事,娘没事,你们从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就能离开,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娘要去找你爹了,你爹在地下一个人,一定会寂寞的,娘不能让他一个人呆着。”

柳叶伸出满是鲜血颤抖不止的手,抚摸着武小虎黑瘦的脸庞,她满眼不舍地看着他道:“小鱼,你和小虎要坚强的活下去,不要给我们报仇,我们这样的人,死了就死了,只要你们能活下去,爹娘就瞑目了.”

“柳姨,对不起柳姨,是我,如果不是我不肯走,你就不会这样了,是我错了。”刘小鱼抱着柳叶的身体无助的哭泣着。

“不关你的事,孩子,小虎,娘想喝水,你能去那边的水坑里给娘弄点水好吗?”柳叶虚弱的说道。

“好!”武小虎立刻点头答应,转身去帮柳叶打水。

“小鱼,柳姨把小虎支开是不想小虎看着我死,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以后你和小虎就要相依为命了,姨这里有块玉,你拿去,到了城里卖了吧,姨不能让你们饿死,姨没有完成你爹娘的嘱托,姨也要下去见他们了,本来村里杀来马贼的时候,姨是答应他们和小虎他爹,无论如何都要保护你们两个孩子,好好把你们带大的,可是姨自私了,姨没有勇气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姨为了不吃这个苦,就先逃到你爹娘和你阿牛叔那里去了,咳咳!!”说着说着,柳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气息也越来越微弱了。

“苦了你们两个孩子了,姨对不起你们,姨多希望看着你和小虎成亲啊,多希望……”柳叶满脸泪痕,想要去摸小鱼脸蛋的手也缓慢无力地垂落了下来,终于闭上了她的双目。

“姨!……呜呜……小虎哥,柳姨,柳姨她……呜……”

“娘!!娘!你就这样丢下我们了吗?”

刚刚跑来的武小虎一把丢下了用树叶斟起的水,猛地扑倒在了柳叶的怀里,伤心欲绝的哭喊着,呼唤着他的母亲,可他的母亲柳叶却再也无法回答他,无法听到了。

深夜里,两个孩子就这样悲戚伤心的哭着,孤苦无助的哭着,直到二人疲惫至极,才渐渐合上了眼皮,沉沉的睡去了。

天蒙蒙放亮时,刘小鱼醒了过来,看着身躯僵硬的柳叶,她轻轻推了推身边的武小虎说道:

“小虎哥,我们把姨埋了吧。”

“恩……”醒来的武小虎眼含苦泪,重重的应了声。

两个孩子用树棍,双手就这样一边哽咽一边刨起了坑,终于把柳叶的尸体埋葬了。

“小虎哥,我在姨的坟边放了十二个大石头,而且这里有两棵大树,以后我们再来拜祭柳姨的时候,就不怕找不到地方了!只是……只是不知道爹娘他们的尸体会怎么样了……”说到这里,刘小鱼又忍不住伤心的哽咽起来。

“要不我们偷偷回去看看?”武小虎看着哭泣的小鱼,不忍的问道。

“不,如果回去被抓起来,那我们爹娘就是白死的了,我们要给他们报仇,小虎哥你看清杀爹娘的马贼的样子没?”小鱼努力的停止哭泣,红着眼睛咬了咬牙说道。

“是个光头,而且少只眼睛,面貌没看清楚,但是一定能认出的”武小虎回忆的说道.

“恩,化成灰我都要杀了他!我还记得他的样子很丑的!”小鱼认真的说道。

“恩!我们走吧,不知还有多远才有村子。小鱼,你饿吗?”武小虎牵起小鱼的小手。

“我……我不饿小虎哥……”小鱼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走!我们走出去,看看有没有野果子或者猎物。找来给你吃!小虎哥一定不让你饿肚子!”武小虎看着瘦弱的小鱼,信誓旦旦的说着。他知道,小鱼一定饿了。

“恩!”小鱼腼腆的一笑,迈动了脚步。

两个八岁的孩子就这样手牵手,离开了家乡。
第一卷 阴阳星 第一章 两小无猜隔阴阳
剑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