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峥嵘 第八章 有个美女

赵大喜乐呵呵的说话:“老张,这是我特意给你留的,纯花生油一共五千斤,市面上你可买不到。”

张汉听的直皱眉头:“我要这么多油干嘛,五千斤,我家里一共就三口人,这得吃到哪年哪月。”

赵大喜气定神闲:“你真是当警察当傻了,这是给你吃的吗,这是让你拿去送礼的。”

张汉听到一呆,仍旧不以为然:“送礼有送这玩意的吗,送烟送酒的听说过,没听说过有送花生油的。”

赵大喜也有点急了:“你在家从来不做饭吧,我跟你一个从来不做饭的大老爷们说不清楚,你听我的……我告诉你怎么送,你别一次送的太多,你第一次先送十斤八斤的,每户领导家都送一份,我保证不出三天……”

张汉还是不愿意:“我不要,老赵你饶了我吧,你自己说,送礼有送农产品的吗,你自己说丢人不?”

赵大喜更急:“领导也得吃饭吧,你没尝过你不知道,这是我给你特别留的纯花生油!”

两个人争来争去各不相让,赵大喜想想算了,这位张老兄估计干工作忙傻了,对饭菜口味也没什么要求,跟他这不注重生活品质的人争不出来结果。眼睛转转想一想,也不勉强他。

随手给他用装了一点:“行行,你不要算了,先拿一点回家尝尝。”

张汉把油桶拿在手里,还有点嫌脏:“行行,我拿着吧,老赵我先走了,局里还有点事情要忙。”

眼看着张副队长一溜烟的开车跑了,赵大喜倒是并不担心,这时候的人哪懂得什么叫生活品质,这时候的人哪知道十年以后,想吃一口没农药的蔬菜,弄几斤纯净花生油得费多大的劲,有人为了送礼还得专门开车去农村收,人家还不定肯卖。

晚上,北山县城张汉的家。

张副队长警服一脱挂上衣架,自己坐在沙上看报纸,总得来说他最近还算春风得意。

厨房里张夫人正在炒菜,阵阵油香飘来,张夫人有点惊喜:“老张,这油你从哪弄的,真香。”

张汉开始还没注意,敷衍他老婆:“一个朋友送的。”

张夫人不依不饶:“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朋友,挺有心的嘛,回头问问你朋友这油还有没有了,咱跟他多买一点吧。”

张汉这时候才抬头,也有点惊奇了:“不都是油吗,有什么区别?”

张夫人把腰一叉,不满的嚷嚷:“我跟你一个从来不做饭的说不清楚,把你朋友地址给我,我明天请假亲自去买……拿钱,我得多买一点给马局长家也送去。”

张汉把报纸一仍,惊奇到眼睛也睁大了:“啥意思,马局长家缺这玩意?”

张夫人大惑不解的瞪他一眼:“你真是当警察当傻了,你都快不食人间烟火了。市里卖的都是勾兑油,长期吃容易致癌,懂吗。这绝对是手工榨出来的纯净油,看看,一点杂质都没有,吃这个油能养生,延年益寿,咱家离农村近才吃的到……别说马局长家缺,省长家想吃还吃不到呢,人民大会堂开国宴的时候估计能有。”

张副队长楞了一会,随即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就往门外冲,跑出门外才想起来回家拿车钥匙穿衣服,连张夫人在身后招呼他也顾不上了。

赵大喜早就把卡车雇好了,站在村口看手表,晚饭时间差不多过了,但凡张家还吃一点人间烟火,总能体会到好处。果然只等了一个多小时,远远就看见张汉的车了,大手一挥把车拦下。张副队长看到他这副样子差点惊掉下巴,怀疑的看他几眼,真怀疑这个赵土匪是不是能预见未来。

赵大喜却是不以为意,搭着他肩膀面授机宜:“我想过了,你就不要出面了,让你媳妇出面送到各位领导家,天天送月月送,让领导夫人们枕边风多吹一吹……我意思你懂吧,五千斤油够你送一年了,来,我告诉你怎么保存才不会变质。”

张汉听的频频点头,又大惊小怪的叹一口气:“老赵,你这个人太可怕了,多亏你只当个村长,你要是当了县长,北山县都得被你玩出花来。”

赵大喜哈哈一笑再拍他肩膀,总不能告诉他其实老子志不在一个小小的北山县,老子的远大目标还真不能告诉你。总之日后就看到县政府大院里面,在小学里当老师的张夫人成了红人,经常跟县长夫人局长夫人凑几桌麻将,什么山货海货的层出不穷,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这一天,赵大喜特地换一身衣服,隆重的敲开张副队长家房门,来开门的张夫人抬头看到一个彪形黑脸大汉,吓的打个寒噤倒退一步。赵大喜心叫惭愧颇有些尴尬,知道自己过于粗犷的外型,把人家张夫人给吓到了。

好在屋里正在看报纸的张汉,这时笑出声来:“老赵来了,快请进吧。”

赵大喜难掩尴尬展颜一笑,笑容里倒有些异常诚恳的味道,面前张夫人看到一呆,也被他脸上憨笑弄的抿嘴笑出声来。之后张夫人亲自下厨房做一桌好菜,两个男人坐到客厅里说说笑笑,一点小尴尬很快被化解掉。赵大喜自然早有准备,两瓶精装五粮液摆到桌上。

张汉这时倒有点汗颜:“老赵,总吃你的不太好吧……”

赵大喜哈哈一笑糊弄过去,他跟张汉一见投缘,一来二去的倒日益亲近了。

两人喝了小半瓶酒,张汉不经意间提了一句:“老赵,你那个侄子最近可不安分。”

赵大喜被他问到呆:“谁,永海?”

张汉眼睛已经眯了起来:“说的就是他,最近生多起聚众斗殴案件,都跟你侄子赵永海有关。”

赵大喜脸色顿时沉了下去,沉吟之间张汉大手已经拍到肩膀,赵大喜不自觉抬头看他一眼。

张汉脸色也阴沉下去:“老赵,你侄子这是在跟白家叫板,你懂我意思?”

赵大喜满心苦涩轻一点头,出了张家的门站到大街上,一阵微风袭来酒意上涌,便借着些许酒意找到小玲的店里。小玲看到他的时候倒有些错愕,很快堆起笑脸迎了过来,赵大喜被她小手一摸心里也有些骚动。

却终究是打起精神问了一句:“永海呢?”

小玲说话的时候头也不敢抬:“叔,永海出城办事去了。”

赵大喜虽然明知道她在撒谎也不好当面揭破,一言不转身走人,再站到大街上的时候叹一口气,身后跟出来的两个赵家村小青年满脸错愕互相看一眼,又呆着他彪悍的身形摇晃着走了。

又一天,赵家村村委会。

赵大喜反正是孤家寡人一个,干脆搬到村委会住,离吃饭的小饭店还近一点。村委会被他一收拾倒也挺干净,一张床一张桌子,床头床尾毛选邓选各种书摆的整整齐齐。一个大脸盆里摆着牙膏牙刷。

还总算把刮胡子的问题解决了,有一天路过县城商场的时候,无意间找到一把俄罗斯进口的电动刮胡刀,这玩意用交流电,一按开关动静跟电风扇也差不多了。虽说他这胡子上午刮下午就长出来了,也总得收拾一下体面。

重生为人半年有余,又过了农忙季节闲来无事,总算可以静下心来读几本书,除了偶尔进城见一见张汉,倒有大半时间在村委会的书海里被消磨掉了。

这天上午正在村委会里埋头苦读邓选,外面突然有人说话:“请问赵村长在吗?”

赵大喜正在总结邓选第三卷,“贫穷绝不是社会主义”,听到有人说话也没太在意。

也就是随口敷衍一句:“我就是。”

听着一个轻巧的脚步声走到他身边,一个很清脆很甜美的声音在耳朵边上说话:“赵村长你好,我是乡希望小学的,来找你商量点事情。”

赵大喜回头看见一个大大的美女当时就楞了,面前站着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娘们,年纪也就二十岁上下,小鼻子小嘴瓜子脸,长的细皮嫩肉一脸的稚气,一看就是城里来的。一身淡绿色连衣裙头戴大草帽,秀编成一根辫子,细嫩的小脸红扑扑的,身高不矮差不多有一米七。
第一卷 峥嵘 第八章 有个美女
重生之霸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