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救人、奇遇

在一列高驶向B市的火车上,一个留着寸头、阳光帅气的年青人静静地坐在一节车厢靠窗的位置,普通的黑匡眼镜后面一双黑白分明的俊眼默默地看着窗外不断向后飞驰的景色但如果仔细地观查就会现,他的双眼流露出一丝对过去的缅怀和未来的憧憬,心其实并不在窗外的景色上。

他就是本书的主角向文,向文出生于sc省岷江边上一个小镇的普通家庭,父亲向度天是一名普通的基层民警,母亲王素云是一名教师。父母给他取名文,是希望他从事文艺方面工作或成为一名学者,可是向文从小就对文艺不感兴趣,反而特别崇拜当警察的父亲,正义感极强,从小喜欢武枪弄棍,缠着父亲学擒拿术,还找来一大堆武术和气功之类的书胡乱地练,希望学得一身武艺,将来长大像父亲一样当一名警察,主持正义。

还别说,真的是被他练出一些效果来,力气大、耐力好,打架特别厉害,从小就没输过,即使是对着一些高年级学生,所以从小到大因为抱打不平而不知给父母亲惹了多少祸,每次打架闯祸后父亲教训时都说以后不打架了,但一看到不平事时马上就把父亲的教训放到脑后,为此父母亲赔医药费、赔礼道歉也不知做了多少次了。

虽然父亲很头痛向文闯祸的本事,但心里也感到些许安慰,儿子绝大多数打架是因为同学或朋友被人欺负而出头,很少是因为意气之争。

就在十五岁那年夏天,向文遇到了一个改变人生的奇遇。那是一个雨后的下午,向文和朋友小胖打算到江边去钓鱼,在差不多到江边时,就听到几个充满恐慌的声音在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向文在听到喊声后,马上跑向江边,一看,原来是同班的小桐和李娴在求救,在下游二十多米离江边十多米处的江心正有两个脑袋在时浮时沉,还有一百米左右就到拐弯处山边的漩涡了,这个漩涡是由于江水长期冲击拐角处一座大山,在山脚下形成一个凹陷处,暗流激荡,时常有漩涡出现,当地人称“鬼漩涡”,意思是被吸进去的人都变成鬼了。

这时,她们也看到的向文两个人,立即拉着向“向倩倩和紫燕掉到水里去了,快求她们。”

“小胖快去找一枝竹竿来”,向文顾不得回答她们两个,向小胖说了一句就往下游跑去,在跑到于两个落水女孩还下游一点的地方,连衣服也来不及脱,只脱了鞋子就跳下江中,因为熟知水性的向文知道,穿着鞋子游泳影响是很大的。

很快向文就靠近了其中一个女孩,观察了一下女孩脸的朝向,从后面游过去,因为父亲在教他游泳时曾教过他如何在水中救人手圈住了女孩的脖子,把脸托出水面,拖着就往岸边游去,并且不停地在女孩的耳边喊“紫燕,别怕,我来救你了,千万别乱动”,可能是听到了向文熟悉的声音,那名叫紫燕的女孩静了下来,让向文游起来没那么吃力,在游到江边两三米处时,小胖已经找到一根竹竿伸过来了,向文让紫燕抓紧竹竿,小胖把她拉上去了。

这时,他回头一看,倩倩离江的拐弯处只有五十米左右了,向文马上掉头向倩倩游去,还好是顺流加快的向文的度,在离漩涡约二十米的地方赶上了,但这时倩倩已经陷入半疯狂状态,无论向文怎么喊,手脚还是不停地乱动,再加上旋涡的吸力,让向文游起来特别的吃力,但平时练武在这时起到了作用,向文还是慢慢地向江边靠近,在还有一米就游到小胖伸过来的竹竿时,向文感觉筋疲力尽,这时,他感觉到有东西缠住了他的脚并往下拖,且力道很大,向文大惊,连忙大喊“倩倩,快抓住竹竿”,并出尽全力把她推向竹竿,倩倩被向文的大喊惊醒了,看到出现在前面的竹竿,本能的伸手抓住了,而向文则被那不知名的东西拖向江底旋涡。

在把倩倩拖上岸后小胖和几个女孩才现向文并没有跟着上来,小桐说:“小胖,向文怎么还没上来,而且不见他人的?”小胖说:“放心头的水性好着呢,没事的,可能是在潜水吧。”小桐听小胖如此说就没有再问。

原来小桐四人来江边玩,紫燕在玩水时不小心滑到水里了,倩倩想去拉她也掉到水里了,由于雨后水比较急,一下子就被冲开几米了,幸亏小桐和李娴的喊声引来了向文。这时李娴正在不断地安慰还在哭泣紫燕和倩倩,“好了,不要哭了,没事了,幸亏有向文啊”。

过了几分钟,还是没见向文上,小胖这时感到不对劲了,对着江面喊:“文头,别玩了,快上来吧!”可是连喊了几遍也没有反应,这时他才慌了,连忙大声呼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小桐几个也跟着呼喊。他们的喊声终于引来了几个大人,大人听小胖他们说向文落水已有近十分钟了,且如此靠近“鬼漩涡”,知道十有**是没救了,就通知了向文的父母。王素云在听到向文被“鬼漩涡”吸进去的消息后晕倒了。

那向文究竟到哪里去了呢?原来,向文是被一条雨后出来透气的蛇给缠住并拖下水底的。在被拖下水的瞬间,向文大大的吸了一口气,沉入水后,感觉到那不知名的东西迅地往上半身缠,一会儿就把脖子也缠住了,向文大惊,拼命地挣扎,可是双脚已被缠住无法动弹,只好用双手抓住身上的东西往外拉,感觉有手腕这么粗,滑滑的,估计应该是蛇,可惜一点作用也没有,而且还缠得越来越紧。

“完了,我的功夫,我的警察梦,”向文想,“不行,不能就这样放过这条臭蛇,死也要拉它墊背。”这时刚好蛇缠到向文的嘴边,向文张嘴就往蛇身咬去,一会儿,向文感觉到有一股略到腥味的温热液体由嘴里流向肚子里,向文不敢张开嘴巴,只好往肚子里吞。突然,向文觉得身体快地旋转并下沉,而这时向文也由于缺氧而陷入昏迷。

不知过了多久,向文醒来时现自己身处一个黑暗的山洞之中,还缠在身上的蛇身出淡淡的金光,感觉到那蛇还在身上,向文慌忙把它扔到地下,凭着那淡淡的金光,慢慢地适应了山洞的黑暗,现这个洞只有几个平方,旁边是湍急的流水。

向文挠了挠自己的头,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在这里,算了,想不能就不想吧。

原来,由于雨后江水倒灌漩涡吸到这条地下河并把向文冲到这个山洞。

向文转过身来走近仔细地观察那条把他带到这里来的蛇,现这条蛇长约有两米,全身金黄色,泛着淡淡的金光,蛇头上有一个肉冠,静静的一动也不动,估计是死了。

其实这是一条金冠蛇王,传说是龙的后代,看身形应该修行有3000多年吧,可以说混身是宝,它的血,练武之人喝了之后运功可以增长百年功力,平常之人喝也可以强身健体,胆可清肝明目,皮刀枪不入,眼珠可解百毒,肉冠中的内丹更是修练阳性内功的至宝。也幸亏是喝了金冠蛇王的血才令向文支持到冲出水面,向文这小吃了宝贝还不自知。向文小心地用脚试了试,确定是死了才拿起来,在蛇肚七寸的位置现了两排整齐的牙印,看来是失血过多而死的,看到蛇眼是闭着的且鼓起来,向文把它的眼皮拔开,一阵柔和的白光射出,整个山洞立时亮了许多,“哇,夜明珠啊,捡到宝贝了!出去拿给小胖看还不羡慕死他。”但一想到出去,向文刚兴起兴奋劲就不见了,怎么出去啊?

这时,向文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其实向文已经昏迷了有三天,怎能不饿呢,仔细观察四周,没有什么可以吃的,旁边河里应该有鱼,可是没工具,低头望着手中的蛇,恍然一笑,这不是最好的食物吗。

一摸休闲裤中的拉链口袋,幸好最喜欢的小刀还在,向文先是把蛇的眼珠挖出来,然后借着蛇珠的光,用小刀沿蛇腹的白线把蛇破开,也是唯一能破开地方,看到一有**母指般大的蛇胆,早就听说蛇胆是好东了,向文把蛇胆放入口中马上吞服,不敢偿里面胆汁的味道,因为他听说蛇胆是苦的,但这条金冠蛇王的胆非但不苦,而且还非常清香甜美,这么好的东西也不偿偿,向文这小子也太傻了。

就在准备给金冠蛇王剥皮时,向文现肉冠中好像有一颗珠子,向文用小刀把肉冠破开,挖出一颗比母指稍大的硬硬的珠子,一阵异香顿时飘浮在空气中,闻者欲醉,“这么香,不知能不能吃”,向文把珠子口中,想偿一偿什么味道,但珠子异常的滑,一不小心把珠子吞到肚子里去了。“坏了,不知有没有毒,”向文想,这时想吐出来也吐不出来了,过了一阵子,向文只感到身体有点热而没有其它情况,弦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其实向文不知道,要是他有内功且一运功吸收内丹中阳气的话,就会被内丹中阳火焚身而亡,看来,无知者无畏啊。

看到没什么事,向文就剥起蛇皮来,不一会儿就皮和肉分离开了(杀过蛇的人就知道蛇剥皮是很好剥的)。

但没有火怎么吃啊,向文只好把蛇肉切成小块,闭着眼睛吞下去,吃了第一块,觉其实也不是很难吃,就连续吃了很多块,直到有一点饱的感觉才停下来。
正文 第1章 救人、奇遇
都市逍遥侠